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7-06 00:38:39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冰封大唐
  4. 第一章 击杀石龙

第一章 击杀石龙

更新于:2019-03-25 18:57:17 字数:5557

字体: 字号:
  宇文化及卓立战舰指挥台之上,极目运河两岸。

  此时天尚未亮,在五艘巨舰的灯炷映照下,天上星月黯然失色,似在显示他宇文阀的兴起,使南方士族亦失去往日的光辉。

  宇文化及年在三十许间,身形高瘦,手足颀长,脸容古挫,神色冷漠,一对眼神深邃莫测,予人狠冷无情的印象,但亦另有一股震慑人心的霸气。

  这五艘战船乃已作古的隋朝开国的大臣杨素亲自督建,名为五牙大舰,甲板上楼起五层,高达十二丈,每舰可容战士八百之众。五桅布帆张满下,舰群以快似奔马的速度,朝运河下游江都开去。

  宇文化及目光落在岸旁林木外冒起的殿顶,那是隋炀帝杨广年前才沿河建成的四十多所行宫之一。

  隋炀帝杨广即位后,以北统南,命人开凿运河,贯通南北交通,无论在军事上或经济上,均有实际的需要。但大兴土木,营造行宫,又沿河遍植杨柳,就是劳民伤财之事了。

  站在他后侧的心腹手下张士和恭敬地道:“天亮前可抵江都,总管今趟倘能把《长生诀》取得再献给皇上,当是大功一件。”

  宇文化及嘴角逸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淡淡道:“圣上醉心道家炼丹的长生不死之术,实在教人可哂,若真有此异术,早该有长生不死之人,可是纵观道家先贤,谁不是难逃一死。若非此书是以玄金线织成,水火不侵,我们只要随便找人假做一本,便可瞒混过去了。”

  张士和陪笑道:“圣上明察暗访十多年,始知此书落在被誉为扬州第一高手的“推山手”石龙手上,可笑那石龙奢望得书而不死,却偏因此书而亡,实在讽刺之极。”

  宇文化及冷哼一声,低声念了“石龙”的名字,身上的血液立时沸腾起来。这些年来,由于位高权重,他已罕有与人交手了。现在机会终于来到。

  “哈,化及侄儿,还有多久才能到扬州啊?”众人听得纷纷皱眉,寻声望去,见一位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散步般登上指挥台,一身玄黑色的金丝文士服,腰间挂着雕有龙纹的玉佩,长相不俗,面若冠玉,剑眉星目,风度翩翩,似乎是一位颇有文采的公子,但嘴角带着的一丝微不可查的邪笑,透露出他绝非只懂风liu快活的纨绔之辈。

  宇文化及不敢怠慢,忙上前施礼道:“天叔莫急,太阳升起时就到了。”张士和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了,也连忙施礼。这位青年正是宇文阀阀主宇文伤的小弟弟宇文天,可怜的宇文化及虽身居高位,却要低声下气地管这个比自己小十几岁的人叫叔叔。

  宇文天突然似疯了般,跑到指挥台的护栏前,朝着已泛白的东方天际,高声喊道:“扬州,我来了!”身后的宇文化及和张士和都为之愕然,旋而又相视而笑。

  是啊,扬州,宇文阀来了!

  ……

  巨舰缓缓驶入码头。

  宇文天靠在护栏上,身边多了两位世间罕有的美人,白色紧身的武士服勾勒出她们玲珑有致的娇躯,肌肤犹若冰雪般洁白,弯弯的娥眉下,美目如水般清澈,使人一见销魂,更使人惊羡的是这两位美人长得一模一样,竟是一对姐妹花!

  “好久不见,冰儿又长高了!”宇文天左拥右抱,把两位不可多得的美人揽入怀中,对左手处的美人微笑道。

  那叫“冰儿”的美人也不说话,深深地望了宇文天一眼,玉脸贴在他的肩头上,闭目假睡。

  右手处的美人显是极为活泼,皱着眉头道:“天哥哥就是偏心,凌儿也长高了,你怎么就看不到呢?”宇文天为之莞尔,腾出搂着她细腰的右手,捏了捏她那吹弹可破的脸皮,坏笑道:“呦!我们的凌儿不但长高了,而且脸皮也变厚了,竟学会自夸了。”

  两位美女名叫韩冰、韩凌,本是官宦人家的小姐,五岁时家庭遭遇变故,被卖到宇文阀府上,被宇文天看上,以她们为少年时的玩伴,感情甚深。随意间传了她们宇文阀的镇阀之宝“玄冰劲”,谁知竟给她们练成了。仅此一点,就比宇文天的那个反派侄儿强多了。宇文化及二十八岁时才练成“玄冰劲”,而韩氏姐妹现在的年龄也不过十八岁而已。

  韩凌娇媚地横了宇文天一眼,然后一个旋身后退,挣脱了正在轻薄自己可爱脸蛋儿的魔爪,撅着小嘴道:“天哥哥最坏,老是欺负凌儿。”

  宇文天故意把抱韩冰的手紧了紧,对韩凌道:“如果你能像你姐姐这样安静,我怎么舍得欺负你呢?”

  韩凌闻言,一下子又扑回到宇文天的怀抱中,也学韩冰那般枕着宇文天的肩头,闭目假睡,细声道:“冰凌如一,生死相随。”

  ……

  由于天下不靖,贼盗四起,人人自危,首先兴旺前来就是城内的十多间武馆和道场。若论规模威望,则首推由扬州第一高手‘推山手’石龙亲自创办的石龙武场。近十年来,石龙已罕有到场馆治事,一切业务全交由弟子打理,但因武场挂的是他的名字,所以远近慕名而来者,仍是络绎于途。

  石龙的内外功均臻达第一流高手的境界,否则如何能数十年来盛名不衰。此人天性好道,独身不娶,一个人居住于城郊一所小庄院里,足不出户,由徒弟定期遣人送来所需生活用品,终日埋首研玩道家秘不可测的宝典《长生诀》。

  据历代口口相传,此书来自上古黄帝之师广成子,以甲骨文写成,深奥难解,先贤中曾阅此书者,虽不乏智能通天之辈,但从没有人能融会贯通,破译全书。全书共七千四百种字形,但只有三千多个字形算是被破译了出来。书内还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曾看过此书者的注译,但往往比原文更使人模不着头脑。犹幸书内有七副人形图,姿态无一相向,并以各项各样的符号例如红点,箭头等指引,似在述说某种修炼的法门,但不谙其意者不练犹可,若勉强依其中某种符号催动内气,立时气血翻腾,随时会走火入魔,危险之极。

  石龙与此书日夕相对足有三年,但仍是一无所得,就像宝藏摆在眼前,却苦无启门的钥匙。

  这天打坐起来,心中突现警兆,怎也没法集中精神到宝典内去,正沉吟间,一声干咳,来自庭门外。石龙忙把宝典纳入怀里,脑际闪过无数念头,叹了一口气道:“贵客大驾光临,请进来喝盅热茶吧!”

  只是从对方来至门外,自己才生出感应,便可知来者已到了一级高手的境界。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自立其身,石兄打的真是如意算盘,这等进可攻,退可守,怎样都可为自己的行为作出心安理得得解释,我宇文化及佩服佩服。”

  石龙知对方借念出自己挂在厅堂处的题字,来讽刺自己。他修养甚深,毫不动气,仍安坐椅内,淡淡道:“原来是当今四姓门阀之一宇文阀出类拔萃的高手,宇文兄不是忙于侍候圣上吗?为何竟有这种闲情逸致来访我等方外野民。”

  宇文化及负手背后,散步似的踱进厅堂,先溜目四顾,最后才落在稳坐如山的石龙脸上,叹道:“还不是石兄累人不浅,你得到了修道之士人人艳羡的延生宝典,可是却不献予圣上,教他龙心不悦,我这受人俸禄的惟有作个小跑腿,来看看石兄可是个知情识趣的人了。”

  石龙心叫厉害,他还是首次接触宇文阀的人。

  宇文家自以阀主宇文伤声名最着,之下就是四大高手,其中又以这当上隋炀帝禁卫总管的宇文化及最为江湖人士所熟知,据说他是继宇文伤后,第一位将家传秘功“冰玄劲”练成的人,想不到外貌如此年青,怎么看都似不过三十岁。

  自魏晋南北朝以来,其中一个特色就是由世代显贵的家族发展出来的势族,被称为高门或门阀,与一般人民的庶族泾渭分明。所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势族”。无论在经济上或政治上,士族均享有极大的特权。到了隋代开国皇帝杨坚一统天下,以科举取仕,门阀垄断一切的局面才稍被打破。

  但门阀仍余势未消,名震江湖的四姓门阀,指的就是宇文姓,李姓,独孤姓和宋姓的四大势族,在政治,经济至乎武林中都有庞大的影响力。

  四姓中,只宋姓门阀属南方望族,坚持汉人血统正宗。其它三姓,因地处北方,胡化颇深。宇文姓本身更是胡人,但已融和在中土的文化里,并不被视为外人。

  石龙虽心念电转,但表面却是好整以暇,油然道:“石某人一向狂野惯了,从不懂奉迎之道,更是吃软不吃硬的人,说不定一时情急下,会拚着玉石俱焚,把书毁去,那时宇文兄岂非没法向主子交差吗?”

  两人打一开始便唇枪舌战,不肯善了,气氛顿呈紧张起来。

  宇文化及瞧了石龙好一会后,讶道:“若石兄能毁去宝书,那此书定非广成子的《长生诀》,毁掉了亦没什么大不了,不过石兄这种态度,对贵道场的诸学子却是有害无益。说不定还祸及他们的父母子女,道佛两家不都是讲求积德行善吗?石兄似乎有违此旨呢!”

  石龙听他威胁的语气,更知他所言不假,终于脸色微变。

  宇文化及本想在石龙心神略分的剎那出手,身后突然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化及侄儿要打架,为何不带上叔叔呢?”来的人正是宇文天。

  石龙微感错愕,从没听过宇文化及还有一个这么小的叔叔。

  宇文化及和石龙均早已察觉到宇文天的存在,宇文化及因知道来的人是友非敌,故不作任何反应。石龙则是因为宇文化及强大的气势,而不敢轻举妄。由于宇文天的到来,使石龙的形势变得更加恶劣。

  战场上瞬息万变,一旦抓住机会,就要穷追猛打,否则想要扳回来,就比登天还难了。宇文化及当然明白这点,趁石龙还未平复心神中那一小小的波动,隔空一拳击向石龙。

  前天刚过大暑,天气炎热,可是宇文化及才出手,厅内的空气立即变得奇寒无比,若非石龙内功精纯,恐怕立要牙关打抖,不过他也绝不好受。

  换了是一般高手发出拳劲,必会清清楚楚的生出一股拳风,击袭敌人。但宇文化及这一拳发出的寒劲,似无若有,就像四下的空气都给他带动了,由上下四方齐往石龙挤压过来,那种不知针对哪个目标以作出反击的无奈感觉,最是要命。

  石龙仍安坐椅上,浑身衣衫鼓涨。

  “蓬!”气动交击,形成一股涡漩,以石龙为中心四处激荡,附近家俱桌椅,风扫落叶般翻腾破裂,滚往四方,最后只剩石龙一人一椅,独坐厅心。

  宇文化及脸现讶色,收起拳头。

  宇文天脸上无任何表情,只是站在一旁观战,并无出手之意。

  石龙老脸抹过一丝红霞,旋又敛去。

  宇文化及哈哈笑道:“不愧扬州第一人,竟纯凭护体真气,便挡我一拳。就看在此点上,让我宇文化及再好言相劝,若石兄爽快交出宝典,并从此匿迹埋名,我可念在江湖同道分上,放石兄一马,这是好意而非恶意,生荣死辱,石兄一言可决。”

  石龙心中涌起无比荒谬的感觉,自得到这道家瑰宝《长生诀》后,把脑袋想得都破了,仍是一无所得。心境反没有得书前的自在平和。现在竟又为此书开罪了当今皇帝,甚至可令皇帝乘机把自己的弟子杀死,以至乎把当地所有武馆解散,以消灭此一带地方的武装力量,这是否就是“怀宝之孽”呢?

  他当然不会蠢得相信宇文化及会因他肯交出《长生诀》而放他一马,以杨广的暴戾,那肯放过自己。刚才与宇文化及过了一招,他已摸清楚对方的“冰玄劲”实是一种奇异无比的回旋劲,比之一般直来直去的劲气,难测难防多了,可是知道归知道,他仍没有破解之法。

  石龙乃江湖上有名堂的人物,就在此刻,他猛下狠心,决定就算拚死亦不肯让宝书落到杨广手上,否则以杨广下面的济济人材,说不定真能破译书内所有甲骨文,掌握了长生的诀要,变成永远不死的暴君,那他石龙就万死不足辞其咎了。

  石龙仰天大笑,连说了两声好后,摇头叹道:“此书非是有缘者,得之无益有害,宇文兄若有本事,就拿此书回去给那昏君读读看,不过若读死了他,莫怪我石龙没有警告在先。”一边说话,一边运聚全身功力。耳朵立时传来方圆十丈所有细微响音,连虫行蚁走的声音都瞒不过他。登即听到十多个人柔微细长的呼吸声,显示包围着他者均是内外兼修的好手。而且那位自称宇文化及叔叔的青年也在一旁虎视眈眈,形势极为不利啊!

  宇文化及仰首望往厅堂正中处的大横梁,喟然道,“石兄不但不知情识趣,还是冥顽不灵,不过念在石兄成名不易,我宇文化及就任你提聚功力,好作出全力一击,石兄死当目暝了。”

  石龙蓦地由座椅飞身而起,脚不沽地的掠过丈许空间,眨眼功夫来到宇文化及身前,双掌前推,劲气狂台,立即暴潮般往敌手涌去。

  同一时间,他坐着的椅子四分五裂散落地上,显示适才两人过招时,石龙早吃了大亏,挡不住宇文化及的冰玄劲,累及椅子。

  宇文化及双目精芒电射,同时大感讶异,石龙明知自己的推出气功敌不过他的冰玄劲,为何一出手竟是毫不留转圜余地,以硬碰硬的正面交锋招数呢?

  但此时已无暇多想,高手过招,胜败只系于一线之间,他虽自信可稳胜石龙,但若失去先机,要扳回过来,仍是非常困难,还动辄有落败身亡之险。那敢迟疑,先飘退三步,再前冲时,两拳分别击在石龙掌心处。

  “轰!”劲气交击,往上泄去,登时冲得屋顶瓦片激飞,开了个大洞。

  以宇文化及之能,仍给石龙仗以横行江湖的推山掌迫得往后飘退,好化解那惊人的压力。

  石龙更惨,跄踉后退。

  宇文化及脚不沾地的滴溜溜绕了一个小圈,倏又加速,竟在石龙撞上背后墙壁前闪电追至,凌空虚拍。一股旋劲绕过石龙身体,袭往他背心处,角度之妙,教人叹为观止。

  石龙张口一喷,一股血箭疾射而出,刺向宇文化及胸口处。同时弓起背脊,硬受了宇文化及一记冰玄劲。

  宇文化及想不到石龙有此自毁式的奇招,忙剎止身形,挂腰后仰,以毫厘之差,险险避过血箭。

  石龙暗叫可惜时,全身剧震,护体真气破碎,数十股奇寒无比的冰玄劲,由背心入侵体内。但他知道能否保着《长生诀》,就决定在这一刻,施展出催发潜力的奇功,狂喝一声,硬抵着将他扯往前方的劲气,加速往后墙退去。

  宇文化及乃何等样人,见此情况,立知不妙,待身子再挺直时,连聚十成功力,隔空一拳击去,但已是迟了一步。

  石龙背脊撞在后墙上,一道活门立时把他翻了进去。

  “碎!”活门四分五裂,现出另一间小室,石龙则影踪不见。

  宇文化及不慌不忙,扑在地上,耳贴地面,石龙在地道内狂掠的声音,立时一分不剩的传入他的耳内。

  “可恶,竟然让他跑了!”宇文化及站起来,拍掉手上的泥土,回过身来对宇文天抱怨道,眼中恨意连闪。

  宇文天负手而立,平和道:“侄儿莫急,他已身受重伤,理该活不过明天,只要我们加紧搜索,《长生诀》便措手可得。”

  宇文化及立即告辞,准备明天的全城大搜查去了,只留宇文天在那已破败不堪的厅堂里。

  宇文天向前踱了几步,透过屋顶的大洞,仰望天空,嘴角不经意间露出了一丝冷笑。

  ……


更多精彩男频小说微信关注公众号“51云阅读”(或者微信搜索公众号“51云阅读”关注)继续阅读

微信扫一扫

添加方法:

1申城棋牌网1、将二维码截图保存至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相册,选中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后关注公众号

字体: 字号:
九游棋牌大厅咋不能用-好球网即时比分-易发棋牌官方网址下载_亚洲最大的平台 街机水果老虎机游戏-上海快三一定牛走势l-澳门新皇冠官方平台_亚洲最大的平台 欢乐谷平台注册-福彩上海快三开奖结果-上海快三开奖时间_亚洲最大的平台 热门棋牌游戏斗地主-幸运六狮怎么看吐分-澳门葡京官方网官网_亚洲最大的平台 167棋牌下载送27-在线电玩游戏下载-博伊尔官网_亚洲最大的平台 乐和彩彩票安卓版-宝马注册网址-567棋牌游戏官网_亚洲最大的平台 上海快三跨度-赌场游戏网站开户-265棋牌_亚洲最大的平台 澳门永利平台怎么样-电子游戏网址-上海快三遗漏表_亚洲最大的平台 德晋贵宾厅开户条件-真钱牛牛20元可提现-大赢家比分网官网_亚洲最大的平台 澳门赌钱有哪些官网-九五至尊棋牌官网-查看网球比分的app_亚洲最大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