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5-25 10:04:3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自由战途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8-01-24 07:49:32 字数:2546

字体: 字号:
  屠龙之父邢凯的嘱托,穹顶之下的统领之战

  掀山踏海破苍穹

  承邢凯,入龙界

  识加尔,误平生

  入魔界,旌旗十万斩阎罗

  “耗子!你……”我头轰的一声撞在了马桶旁边的水控箱上,一整晕眩,却有一个似是古龙的哀嚎声,低沉而暴戾却又夹杂着怪异的风声。我皱了皱眉,刚想开口,看见一个狱警走过瞥了我一眼,眼底却是夹杂着贪婪的目光。这胖子眼睛耳朵又贼又灵,爆菊、烟、黄书……抓的一个一个准,不过不收,也不说什么,就是图个贿赂收个财。看着他就这样站着看着耗子手里的黄书,耗子立马上前拿了些钱塞给林胖头,他挑了挑眉笑了笑,走开了。

  “耗子,你过来坐我旁边,头靠这。”

  “不是要和我谈什么风花雪月,坐观星空?我直的啊!”耗子一脸疑惑的看着我,还是走了过来,头靠在水控箱上。

  “你仔细听这声音,是不是很怪。我不确定,是不是刚刚撞的太猛导致的。”我看着耗子的表情从开始的‘你脑子没事吧’变成煞有其事。

  “大爷的乖乖,这不是什么隧道啊,刑罚室啊,还关着什么好东西吧?”若是放平时我一定会说他傻逼,成天想写天马行空的事儿,可是这声音我也听到了,确实是让人有很多的猜想。我站起来,手摸进马桶里面的排水边缘,拿出一根小铁丝握在手心。耗子一看就知道,立马捧着黄书坐到床脚靠着栏杆,余光却是一直跟着林胖头。

  “大爷,这胖头是乞丐投胎吧,这阵子捞了爸爸多少钱了都。”耗子瞪着林胖头鄙夷到“诶,牙套,你快了没?”

  “快了,下午应该就成了。”前阵子天天出工,回来就将近睡觉时间,晚上探照灯又是整晚不停地转,好在前几天开始不出工了,闲着,不然也不知道要多久,对于这个秘密,我心里也是想要尽快搞清楚,晚上睡觉就他妈想到这低沉的哀嚎声,心里觉得兴奋又诡异。

  临近傍晚-我凿开最后一层薄墙“耗子你看紧点,我进去看看。”

  “小心点儿!”耗子神情严肃,毕竟是真的要面对哪个诡异的声音,还是觉得挺危险的,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说完他继续对着栏杆外放风。我躬着身子,都和四五岁的孩子一样大了,卡在两壁之间,看着眼前的一切,我愣了愣神,这一切远远超出了我的所想。四周奶白色的流光绕着中间的黑洞不规则地旋转着,原本平滑的边缘偶尔会突然化作芒刺,不是很尖,却给我一种碰一下就会死的感觉,就在这时,耳边又响起了那低沉的哀嚎声,这次的哀嚎声像是正忍受着什么酷刑,夹杂着痛苦与不屈。四周奶白色的流光开始扭曲,偶尔形成的芒刺一次比一次尖锐。我想不到什么物种可以发出此般声音,震撼我心,我开始害怕,往后退了一步,而就在那低沉痛苦的哀嚎声渐渐淡去时,中间的黑洞闪了闪,当一颗猩红的珠子显现出在黑洞的中央,暗黑似荆条爬上红珠,猩红的珠子中间又显现出一颗黑色玛瑙,璀璨又自带威压,一刹那,临死边缘的感觉席卷而来,我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不愿再呆可不知是何力量让我迫使直视着他。这是一只眼睛,一只逝去几个世纪布满沧桑,忍受着何等痛苦而不屈的眼睛,原本半蹲的身子随着这威压跪了下去,我嘶哑的喊着“耗子!”

  许是察觉到我声音的异常,耗子起身从床上下来,作靠在水控箱旁手伸进来对我招了招“什么事,快出来!”

  我就在水控箱旁跪着,和耗子隔了一堵墙,一个洞,我迎着威压,艰难的抬起手往耗子伸去,刚碰到耗子的手的时候,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当我醒来的时候,耗子坐在那惊恐地看着四周,那眼里的恐惧是我认识他至今从未见过,但是这惊恐却又慢慢变成欣赏。我环顾了四周,这不是我们的狱牢。是四只神兽驮着方柱,占据着四个点,形成了一个方形。刚看到四个神兽雕像我也是吓了吓,毕竟一片黑暗里被四个神兽围着不是什么好事儿,也还好是雕像。我的正前方是古代传说中的白泽,这是我第一次在书外,看到它的雕像。如动画片里神将的飞马形体却又觉得说是动画片里的觉得太贬低。它通体如玉透亮,头顶上的两个大羊角弯了两个圈,一节一节如蛇鳞带给你危险的气息却又如蛰伏多年的新生竹笋带着刚毅而平易,胸前的毛被雕刻的栩栩如生,一坨接着一坨直至小腿关节,小腿上穿着金色的护膝带着淡蓝色的透亮。背后两个展开的翅膀关节硬朗分明,那浑然天成的玛瑙绿羽毛在上面片片相连,霸气自成。都说白泽是德行高的统治者治世的象征,

  确实如此罢。

  另一边的是一头牛,独角而没有脚,应该就是夔了吧。于它,我觉得《山海经》中的“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有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来形容已是面面俱到。都说是恶兽,在我看来却像是那不畏强敌英勇善战的将军。这很合它身上的一身乌黑却透着淡淡蓝光的铠甲,细看,是觉得怪异,连血渍都做得如此逼真。

  侧首,是一只通体乳白形如兔的神兽,两只耳朵尖长,头仰朝天,许是‘吼’。以前看十大神兽时恰好有留意,《述异记》

  中记载:“东海有兽名犼,能食龙脑,腾空上下,鸷猛异常。每与龙斗,口中喷火数丈,龙辄不胜。康熙二十五年夏间,平阳县有犼从海中逐龙至空中,斗三日夜,人见三蛟二龙,合斗一犼,杀一龙二蛟,犼亦随毙,俱堕山谷。其中一物,长一二丈,形类马,有鳞鬣。死后,鳞鬣中犹焰起火光丈余,盖即犼也。”其他对于吼,我是真没什么印象,只是对比起白泽和夔的霸气它略显温和。

  当我转身看向最后一个神兽(梼杌)的时候,着实是吓了一跳,不同前三个,这个极显凶恶。先不说凶恶的眼神和向上翘起的獠牙,就是那身上刺穿皮肤而出的胸骨就让我转过了身。实在是猜不出这是哪里,而让我不解的是这四大神兽身上都驮着一个通体漆黑的方柱,莫约五丈高。没有任何的图案雕刻,只是这样通体漆黑,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耗子随着我的目光欣赏完这四大神兽后一脸无奈地看着我。“我也不知道,至少没死,起来看看。”我摊了摊手,摇了摇头,刚站起来却意外脚底不稳,连带耗子摔了下去。这下更震惊了,之前目光被四大神兽的雕塑所吸引没注意到身下。我和耗子哆哆嗦嗦的看着面前盘踞的巨龙大气不敢出,那栩栩如生的犄角,逆鳞,胡须……我已经不敢再往其他地方看,太不像雕塑,太活灵活现,只怕转动一下眼珠子都会惊醒他。想起之前四个方位的神兽雕像,我们无法判断如今我们的生命安全,感觉就像被布阵在中间,或者是如书中所说的活祭祀。我的手心早已是密密麻麻的汗,衣服紧贴着身子黏吧难受的紧,耗子和我差不了多少。就在我们大气不出一下的站了不知道多久后……


每位热爱阅读的朋友都值得珍惜 ……

1申城棋牌网所以我们为您准备了更多精彩小说,多种阅读模式,无广告,送书券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51云阅读”

字体: 字号: